首页 男生 仙侠修真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

第九十四章 独孤凤凰

修仙从知天命开始 雁丘01 6266 2023-05-21 22:42

  

  陈深环顾客栈内,大约明白为什么安静了。

明镜司的人在。

他们戴着冰冷的青铜面具,把鼻子以上的面庞遮住,只露出一双如鹰一样锐利的眼。

他们不可怕,他们手里的权利可怕。

即便只有两个人,这气场也足够震的镇魔司的人不敢高声语了。

镇魔司和明镜司的人泾渭分明而坐,将客栈一分为二。

左面镇魔司的人把桌子挤得满满当当。

右面空落落的,只有明镜司的人在坐。

看到刚才在街上见的五大三粗的汉子,就柳洗尘的头目缩成一团的跟兄弟们挤在一起,陈深就替他们憋屈。

“这个——”

柳洗尘站在客栈门口不知所措。

他的领导都挤成团了,他更不可能挤进去了。

可坐在明镜司这边——

柳洗尘悄声问陈深,“咱们要不出去喝酒?”

陈深点下头。

他们刚要退出去,明镜司的人笑了,让人分不清在讥笑还是欢笑,“我们明镜司的又不吃人,这是你们镇魔司的底盘,你怕什么,难道心里有鬼?”

他们朝柳洗尘说。

说话这人嗓子跟公鸭子一样,沙哑、雄浑之中有指甲摩擦黑板的声音。

柳洗尘停下脚步。

这话一出,他不在这儿坐都不行了。

柳洗尘向他们拱手,“两位不怪我们打扰雅兴就行。”

他领着陈深坐下,招呼小二上两坛好酒。

“这儿也来一坛。”

公鸭嗓子跟着招呼,“算打扰雅兴的赔罪了。”

柳洗尘笑了笑。

这顿酒喝的很不舒畅,不能放开说话,柳洗尘还深怕对方问话。

陈深忽然想起前世从流氓身边经过时,深怕对方叫住自己要零花钱的感觉。

柳洗尘现在就这拘束样。

陈深还好。

他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青云宗只要不做大逆的事儿,就是百帝城得罪青云宗时都要慎重。

更别说明镜司了。

公鸭嗓子一直在看陈深,见陈深小酒儿喝着有滋有味儿,不怕他们,他移步到了陈深他们这一桌,“大爷,你镇魔司的人?”

“不。”

陈深摇头,“我是青云宗的。”

公鸭嗓子一听陈深青云宗的,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,与同伴对视一眼。

他同伴移步过来,顺手拿起酒坛给自己倒满酒。

公鸭嗓子问,“青云宗的,那你认识你们宗门的——”

他问同伴,“姓什么来着?”

同伴回答:“姓陈。”

“对,姓陈的老头吗?”

公鸭嗓子听说他是杂役,还竟然是萧梧桐的相公,“听说他还得了仙剑峰洞府和里面的宝贝——”

公鸭嗓子问陈深,“这老头现在是青云宗的风云人物,你认识吧?”

柳洗尘惊讶的看陈深一眼,这他还头次听到。

陈深点头称认识。

至于是不是风云人物,陈深就拿不准了。

他回白云洞府以后,埋头只顾修行,几乎没怎么出去过。

公鸭嗓子好奇,“他从仙剑峰都得了什么宝贝?”

陈深告诉他,“我听说就得了一些药草和丹药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公鸭嗓子绝对不相信。

仙剑峰他们去过,那洞府搜刮好几次了,他们都没发现密道和阵法。

足见这阵法和密道的隐秘。

这么隐秘的地方就藏一些丹药和药草——

特别是丹药。

放了上万年,估计早不能吃了。

不可能就这么点儿东西,肯定还有更好的东西。

公鸭嗓子压低嗓门,手搭在陈深肩膀上,“兄弟纯属好奇,他有没有得到什么法宝或者功法,你们在同一个宗门的,这应该有点儿风声吧?”

陈深眉头微皱。

他把公鸭嗓子的手不动声色的拿下去,“真的没有。”

公鸭嗓子又把手放上来,“那你知不知道这杂役什么来历,他真是萧疯子的相公?”

萧梧桐即便是疯子,那也是好看的疯子,跟一个杂役扯上关系——

这里面的八卦他很想知道。

陈深把他的手拿掉,“把手给我放下!还有,她叫萧梧桐,不是萧疯子,就像你有名有姓,而不是死太监。出门的时候记得把擦屁股纸带上,别一股酸臭味,还跟别人自来熟——”

“老陈!”

柳洗尘急忙打断陈深。

啪啦!

公鸭嗓子手里的酒杯化为齑粉。

“找死!”

他另一只手握成拳,一拳打向陈深。

他打出的拳头上冒着黑焰,拳影之中有白骨时隐时现。

陈深在骂人时就有准备了。

别人怕明镜司,陈深是不想惹明镜司。

毕竟明镜司的人跟这一拳一样,阴森的很。

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像一只马蜂蜇你一下。

可真要惹到头上——

陈深的确不是明镜司对手,架不住他有后台。

他一个谪仙步逃到了十步外,“说到你痛处了?我劝你——”

“哼!”

公鸭嗓子身子跃起,形如鬼魅,在空中出现几道影子。

这几道影子手里捏着细针,针上有红线,试图打向陈深。

“住手!”

一根针突如其来,将公鸭嗓子的攻势全部化解。

楼梯上走下来一头鹤发的人。

他脸上戴着白银面具的,身上穿着一袭华服。

在他身后,还跟着一位年轻公子。

这位年轻公子一身镇魔司官服。

下面在坐的镇魔司弟子全是这样款式的官服。

可这一身寻常的官服穿在他身上,就贵不可言。他相貌俊美,在十分好看之中,带着三分英气,三分豪态,还有一股久居高位的端严。

他双目黑白分明,炯炯有神,出门后就盯在陈深身上。

白银面具人下了楼,轻飘飘的说:“赔罪。”

公鸭嗓子朝陈深得意地一仰下巴。

砰!

白银面具人从后面一脚踢他膝盖上,让公鸭嗓子单膝跪地,“跟陈爷赔罪!”

公鸭嗓子一愣,在懵懂之中下意识的拱手,“陈爷,多有得罪。”

陈深把将要用处的符宝收起来,瞅了白银面具人一眼,“咱们认识?”

白银面具点头,“当初陈爷秋后问斩,还是我替九公主出的面。”

陈深恍然。

难怪他当初不死,敢情是小九出面了。

陈深问他,“小九近来可好?”

白银面具说:“殿下在闭关。”

他扫了两个手下一眼,“门下弟子多有得罪,还望陈爷见谅。”

陈深无碍。

他们又寒暄几句后,白银面具人就离开了。

留下那位年轻的公子笑盈盈的看陈深。

陈深也看他,若有所思。

这年轻公子脸熟,跟他记忆中的那个人有点儿重合,但又有出入。

柳洗尘这会儿才回过神。

他站起身忙向陈深介绍,“这位是镇魔司少卿大人——”

年轻公子向陈深点头,“独孤凤凰。”

镇魔司的凤凰!

看来还真是女扮男装。

陈深听过她的大名。

只是她这名字和气质,跟他记忆中的面孔和土的掉渣的名字对不上号。

陈深一时间不敢认。

柳洗尘又把陈深介绍给独孤凤凰。

独孤凤凰绕着陈深转了一圈,“想不到陈爷还跟公主殿下有旧,失敬失敬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