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仙侠修真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

第182章 风云一刀,三娘

修仙从知天命开始 雁丘01 10755 2023-05-21 22:42

  

  萧梧桐跟江茶倒是有勾结。

难道这是她们的阴谋?

陈深心想自家后院不能着火啊,看来从并州回来得去找找她们。

并州,神刀门。

陈深上次到并州时,还是找无忧大师墓,这转眼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,他当时还跟陆颖去了长城,现在陆颖却在北境妖地。

话说回来,龙王温衡也在神刀门。

陈深在想这次指不定能见到温衡,这下就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
他现在想的是能解决一项算一项。

娘子多了也不好。

这刚闭关出来,就有一种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手忙脚乱。

神刀门在一片连绵的群山之中。

传闻神刀门的至宝鲤鱼刀就是在这片山脉中发现的,传闻鲤鱼刀原是两根金鲤幻化而成,天生有灵,非神刀门掌门所不能佩戴。

陈深到神刀门时,神刀门山脉下山谷中的坊市聚集不少修士,他们全是来看神刀门和妖怪比试的,毕竟对于他们而言,化神期和修士之间的斗法,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,一生都不见得能遇到一次。

可惜陈深来迟了。

待陈深到了奔雷谷时,只看见奔雷谷内开天辟地的一刀闪过,夺日月之光芒,抢天地之造化,绚烂夺目竟让人把似在星空中看见一颗流星,可现在还是白天。

在看这一刀的接受者。

他是一个狼妖,虽然化形成功是人,可从他狼一样的发型看得出来,他就是太平王手下的高手。

他额前留着厉害,头是爆炸头——现在爆炸不起来了,就像剃刀剃过一样,他现在左面的头光溜溜的,比冬瓜还光溜。

狼妖沉默。

他手摸了随风飘荡的毛发,“神刀门名不虚传,独孤狼认输。”

他向对手拱手。

而神刀门迎战的正是神刀无敌张景略。

张景略出名很早,是大器晚成,在进入元婴期才小有名声的,后来同媚娘参加了同一届品剑大会,并跟媚娘一样得到了剑冢古宝。

只可惜那一届品剑大会上,媚娘连战两位血影宗法王,把他的风头盖了下去。

不过,这张景略也不是出风头的人。

他在得到古宝后,就没怎么在修行界出现了,想不到今日再出手,到了化神期不说,还让前来挑衅斗法的妖怪输的心服口服。

张景略沉默寡言。

他默默地把刀收回,转身往斗法后面的高台走去。

就在他踏出三步后。

咔嚓!

一声巨响,就像是冰层有了裂缝的声音。

轰!

一块巨石从奔雷谷对面的山峰上坠落,接着众人看到,在那侧山峰上,出现一到裂缝。

神刀无敌张景略那一刀,竟切豆腐一样,把那山峰一切为二了。

哗!

在山谷上观看这一战的人不由地惊叹连连。

神刀无敌不愧是神刀无敌。

一刀之威竟如此厉害。

“好了。”

陈深见奔雷谷下的高台上,站起一位老者。

这位老者佝偻着身子,一副仆人打扮,他宣布了这场斗法的胜负,然后回头看了看在高台上观看张景略斗法的几个人。

媚娘在。

温衡在。

还有一个女人在。

这女人穿了一身浆洗的发白的布衣,头上插了一根钗子,一张瓜子脸,睫长眼大,皮肤白皙,容貌甚为秀丽。

她慵懒的坐在椅子上,非常无聊的看着这一切。

待佝偻的老者回头看她时,她无聊的摆了摆手,回头酷酷的对媚娘说:“张景略一刀,你看到了,他接不住,你也接不住,还要斗法吗?”

媚娘摇头。

她现在更想同张景略斗法,可媚娘也知道,她现在不是张景略的对手,或者说张景略这一刀,专克她的功法和法术。

风云一刀。

只一刀。

势如奔雷,快若闪电。

若接不住这一刀,面对的就是失败,若接得住这一刀,那媚娘就有千百种法术赢张景略。

就这一刀。

可这一刀就够了。

媚娘不得不佩服的拍手,“人都说张景略大器晚成,今日一见。果然如此。”

当初在品剑大会上,媚娘有十足的把握赢张景略。可在他们都进入化神期后,媚娘没这个把握了。

若说她属于天赋型的,这张景略就属于努力型的。

天赋型的总是耀眼,可努力型的在不知不觉之间,就迎来了爆发,超车到了前头。

当然,这个努力和天赋是相对而言。

相对于普通人,张景略未尝不是天赋异禀,而相对于普通人,媚娘又何尝不是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典范。

张景略向她稽首,“师叔谬赞。”

陈深身旁的修士议论纷纷,“张景略为什么叫白云仙子师叔?”

“对呀,他们一辈的。”

“他们当初一起参加的品剑大会。”

在他们疑惑时,只有陈深知道为什么,因为高台上,衣服浆洗的发白的那个女人他认识。

三娘。

继二娘之后,陈深娶的娘子,而且这姑娘同二娘是双胞胎姐妹。俩人属于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。

至于为什么一个在神刀门,一个在梨园,陈深就不知道了。

不过他大致猜得到。

听三娘说过,她们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,一个可能是梨园修士,一个可能是神刀门修士。

至于陈深怎么娶的三娘,这就说来话长了。

压根不给陈深娓娓道来的机会,就在陈深要说时,连绵群山上忽然传来一声沉喝,“什么人,竟敢在神刀门撒野!”

这一声沉喝并不大,却清晰的炸响在众人耳畔。

接着,众人神刀门所在山脉的尽头,即神刀门掌门所在的山头宫殿上空出现一记刀芒,璀璨夺目,放在张景略那一刀在这一刀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,这一记刀芒将天空撕裂,掠向天空。

就在众人不解时,天空忽然凭空出现一个狼头。

这狼头很大,占据了半面天空。

嗷呜!

狼头一口咬住了刀芒。

然而,这刀芒并不束手待毙,而是绞肉机一样势不停,将狼头搅乱,风扯云一样的散碎,直到半面狼头消失才停下。

“呵呵。”

天空传来阴邪的轻笑声,“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,境界这么高了还在人间呆着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

他呼吸有些紊乱,“暂且留你在人间逍遥些日子,等时间到了,我亲自来去你的性命。”

就这,众人见白天的天空上出现一轮弯月,一人奔入其中,然后消失不见。

“奔月宗主!”

陈深立马想到了这个称呼。

他也来神刀门了。

还是这种声东击西的惯用伎俩。

难怪温衡要来神刀门,看来这神刀门同那秦陵钥匙脱不了干系。

大地又安静下来。

在见识了神刀无敌张景略的一刀后,虽然离得远,可他们又见识了神刀门老门主的劈天一刀,都觉得不虚此行了。

陈深也觉得震撼。

他还隐隐察觉到,神刀门的功法和法术,同别的门派有很大不同,神刀门讲究奔雷一刀快而很,威力巨大,不耍什么花架子。

他觉得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思路。

就在陈深沉思的收回目光时,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——

方舟!

他也在这儿。

陈深刚要招呼他,方舟也看到了陈深,一低头一溜烟儿的逃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陈深一脸的疑惑。

不过,陈深顾不上理会他,他踏剑落向奔雷谷。

本来要散去的修士们,见又有人落下,不由地又来了兴趣,“又有人要挑战,嘿!今儿真不白来。”

“这谁呀?”

他们还猜测陈深的门派和身份。

张景略和那头落败的妖怪也以为陈深来斗法,都默默地注视他。

直到温衡开口,“你说的还真对,他还真没死了。”

听这话的语气,她很遗憾。

白云仙子就很不解,“你为什么盼着他死。”

温衡让白云仙子相信她,“我是你们的长辈,我不会害你们,你们要相信我,他死了绝对比不死有用。”

更重要的是——

温衡说:“对你们飞升后都有好处。”

陈深向张景略拱下手,走到了高台上,“这亲姨一听就知道不是亲的。”

白云仙子站起身,为陈深整了整衣领,“这五六年去哪儿逍遥了?”

还逍遥到了元婴期。

这可比白云仙子自个儿修行突飞猛进还要让她惊喜。

陈深觉得这不方便说,还是等下再说吧。

他又扭头看向三娘,“三娘。”

“嗯。”

三娘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她就这脾气。

说好听点儿叫高冷,说不好听点儿是喜欢装十三。

她处处争强好胜,虽然跟她姐姐老死不相往来,可又要处处胜过她姐姐一头,为此不知道多少次在她姐姐面前装杯了。

二娘曾在剑冢得到两把古宝,这位就也参加了品剑大会,非要从剑冢拿出三把古宝来,为此差点把剑冢拆了。

二娘烦不胜烦,为了躲避她,甚至住到了乡下。

然后就有了陈深和二娘的那段佳话。

不过,别看这三娘当众人面前这么神气,私下里她就神气不起来了,机会稍微一折腾就跪地求饶,身子软的跟没骨头似的。

这三娘还有一个毛病,就是她可以在二娘和陈深等人面前装杯,别的人不行,可以说是很护犊子。

余下的就全是优点了。

譬如好忽悠。

只要把她和姐姐两相比较,总能让她照着陈深的心思办事儿。

陈深屡试不爽。

他现在想要不要摸一摸三娘的身份,指不定还能摸出点儿好处。

三娘这时候开口了。

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“没意思,一点儿也不精彩。”

她向张景略招手,“这是你师母。”

“别介!”

陈深表示他是公的。

三娘振振有词,“我是他师父,你可不就是他师母。”

“二娘弟子都叫我师公。”

三娘马上改正,“那就叫师公吧。”

张景略回头迟疑的看陈深,最后还是行了一礼。

“收了吧。”

三娘扭头向后面去了。

白云仙子站在陈深身边,“你够可以的,这你都降的住。”

她在知道二娘身份的时候,就知道三娘同陈深的关系了。

陈深当初在山上把这些都给她交代清楚了。

“小意思。”

陈深跟进去,“二娘在的话,肯定对你这大娘子很恭敬。”

媚娘忙摆手,“别,你可别折煞我。”

二娘是什么存在?

温衡父亲都曾是她的手下败将。

媚娘要不是因为先来的,二娘后到的,她都要让贤了。

三娘听到了这话,停下了脚步,右手相请,“白云仙子,请。”

陈深向媚娘眨下眼,这不就降住了。

媚娘踩陈深一脚,迎了上去。

后面温衡跟上来,幽幽的说:“真正的长辈,反而没人恭敬了。”

陈深让她收一收吧。

别待会儿三娘没机会战胜她爹前任龙王,来找她这现任龙王斗法。

温衡还真有点怕。

这对儿姐妹,厉害得很。

在陈深他们离开后,山谷上围观斗法的修士也陆陆续续的离开,不过他们的话题已经不在斗法上了,而是在陈深的身份上。

“哎,你刚才见到没有,白云仙子亲自给他整理衣服。”

“那算什么,三娘让弟子张景略叫他师公。”

“这人究竟什么身份?”

“不知道啊。神刀门的三娘没听过成亲了。”

“这哥们儿可以啊。”

“吾辈楷模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他身份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一个人突然冒出来,“他是青云宗的人。”

“青云宗的弟子有这么一号?”

人们疑惑。

青云宗作为泰山北斗,还是很受关注的,“要真有这么一号让白云仙子都为其整理衣服的人,这茶馆的报纸早报道了。”

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。”

知道陈深身份的人故意卖关子,“他是青云宗的杂役。”

“什么!”

围观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。

一个杂役竟然能——能让白云仙子和三娘折腰?

要是真的,这可就是他们楷模了。

——

陈深跟温衡走在后面,“这么说,有一把钥匙在神刀门?”

在他们前面,媚娘正同三娘探讨刀法。

媚娘想要破厄介这一刀,首先要明白这一刀。

温衡点头,指了指三娘腰畔,有一串钥匙同乾坤袋挂在三娘腰上,“看到没有,那就是钥匙。”

陈深惊讶,“这么说,奔月宗主今儿袭击错人了?”

温衡摇头。

有神刀门主在,奔月宗主是不可能把这把钥匙拿走的。

在温衡看来,奔月宗主本次袭扰神刀门主,恐怕别有目的,“他为了削弱神刀门而来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