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仙侠修真 修仙从知天命开始

第二十二章 内鬼,大长腿,大战

修仙从知天命开始 雁丘01 5308 2023-05-21 22:42

  

  尹师兄另找一位弟子打酒去了。

待所有弟子整装待发后,谢一手一挥,一缕缕流光飞向夜空。

青云宗御剑拖天蓝色流影;龙首山踩竹棒拖绿色流影,同流月城黑色的光影在天上相映成趣,化作天上的河,向远处掠去,看上去蔚为壮观。

留守的几个弟子仰望,心生豪气。

陈深收回目光,刚回到客栈前面,见简商鬼鬼祟祟的摸进来。

“简商?”

陈深还记得他的名字,“知子莫若父,这名字起的很好。”

简商见到陈深后笑眯眯走过来,“奸商?那大爷你可冤枉我了。我现在还是原价,等过了今儿就得翻一番。怎么样,你主子要不要?”

陈深不懂。

这等到了明天,血影宗一败退,药就又到了名门正派这儿。

就算流月城和龙首山垄断了药草,看在今晚上帮忙的份儿上,他们也得送青云宗些药草表达心意,这药价怎么还高了?

简商知道陈深在想什么。

他靠过来,压低声音,“大爷,你是不是觉得他们今夜得手,明儿就有药了?”

他让陈深别太天真,“他们今儿晚上能不能囫囵回来还在两可之间呢。”

他找客栈的小二要了一坛酒,回来继续摆龙门阵,“大爷,你家主子要能回来,买药草记得来找我,我到时候给你便宜点儿,你中间拿点儿回扣。”

陈深让他别主子主子的,“我是我自个儿的主子。”

“大爷你别逗我了,你一个没有修行的人,买筑基丹的草药干什么?”

简商不相信。

正好白芷这时从后院出来,见陈深在这儿,跟着坐过来。

陈深换个话题,“你为什么觉得他们今晚会失败?”

简商摇头,“佛曰,不可说。”

白芷一听今晚行动会失败,追问起来、

简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就是不肯说。

他们丹坊生意本来好好的,这流月城和龙首山的弟子来后,他们这些采药人倒做不成生意了。现在血影宗和流月城、龙首山就是狗咬狗一嘴毛。

他打死都不说。

陈深狐疑,心想这厮会不会是为了卖草药故意骗他们的吧。

客栈这时进来俩人。

打头的一个是在药铺见过的红衣平胸妖娆女子。

后面跟着一个头戴红纱帷帽的女子。

这女子十分高挑,穿着开叉的裙子,在抬脚时探出白玉般精致的长腿。她身上披了一件斗篷,胸口略低,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如凝脂。

这女子一身红衣,手上指甲同样血腥如火,让人觉得她极致诱惑又极致危险。

陈深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她的大长腿吸引住了。

可她刚进来,高深莫测的简商就蔫了,把身子侧过来,深怕进来的两个女人看见自己,他见陈深还打量女子的腿,忙拉他一下,“你不要命了?”

陈深回神,“怎么了?”

“这位可是心狠手辣的主儿。”简商压低声音。

能在丹坊站稳脚跟的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地。

在丹坊上闯,必须得心狠,打家劫舍常有,杀人越货不鲜,就是抓采药人当奴隶,逼他们为自个儿采药,这条街上的药铺都干过。

就陈深这毫无修为的样子,这要不是流月城、龙首山的人在坊市,陈深他们这伙青云宗的人又是结伴来的,陈深刚才逛那一圈,足够让人把他剥皮抽筋了。

就在水这么深的丹坊,这女人开了一间药铺。

这条街上的采药人、药材铺子没少在她刚开业时暗下绊子明打劫,可这些人全一去不回了,采药人成了她的奴隶,喂了毒药,每天免费给她采药。

至于药铺派去的那些打手——

简商压低声音,“渣都没剩。”

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

药铺见过的平胸妖娆女子冷笑,“谁在背后嚼舌根呢?”

简商忙闭上嘴,朝俩人谄媚的笑。

这平胸妖娆女子又看陈深和旁边的白芷一眼,“嗬,五十岁的大爷了还跟小姑娘在一起,太不害臊了。”

白芷忙摆手,“不,不是,你们误会了。”

就在这时,外面砰的一声,如雷炸响,接着漆黑的天空大亮。

陈深起身出去看,见天空绽放的一朵烟花化为一把天蓝色的剑。

“这是门内求救信号。”白芷跟着走出来。

陈深心里一突,知道袭击小队出事了。

他招呼白芷一声,当头出了丹坊,伸手一掏把云楼放出来,一马当先登了上去。

云楼有强大的防护法阵,挡得住元婴期以下修士的攻击。

简商跟到了丹坊门口。

他见到陈深放出云楼后,惊的张大嘴巴,“我去,这大爷还真有钱?”

这云楼一出,简商后悔的直拍大腿。

他刚才要努努力,指不定这灵石就赚到了。

现在后悔也没用了,因为云龙已经飞上了天空。

陈深操纵云楼向烟花处去。

他让白芷准备好灵石,一旦到了战场阵法启动,就得不断的填入。

云楼速度不慢。

半刻钟的时间后,陈深就听见了前面的火光和厮杀。

待到了跟前,陈深发现战场在一处山沟中。

他战斗经验丰富,一下子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这山沟两旁是血红色的陡崖。

三派的人手在飞经此处时,遇到了血影宗在这儿布下的埋伏,突如其来的袭击把三派的人压到了山谷中。

陈深瞥了一眼谷内。

血影宗的人很好辨认,他们的衣服以黑白红三色为主,带有独属于沙漠中异域风情和神秘。

这些人此刻站满了山谷,几乎三四倍于三派的人。

这是出内鬼了,不然血影宗的人不可能有这么充足的准备。

陈深一下子明白过来。

然而,不等他看清青云宗的弟子在什么地方。

唰,唰!

几道刀芒划破夜空,拖曳着红芒打向云楼。

陈深忙把云楼的防护阵法打开,一阵白色光幕亮起,让这几道红芒只在防护阵上打下几道涟漪,可接着就又有数倍于先前刀芒掠来,打在白色光幕上,让光幕上的涟漪波动变大。

陈深忙退到阵法旁,把身上的法力输入到阵法中。

白芷见状,同样把法力输入阵法。

可他们两个炼气期的法力,对于维持整个阵法对抗所需的灵力几乎是杯水车薪,纵然陈深有酒葫芦,可以不断补充法力,奈何输入太小,耗费太多。

还得靠灵石。

阵法上,一块灵石碎裂,白芷马上更换。

接着又握住一块灵石,时刻准备。

“再坚持片刻。”

陈深走到云楼旁,期待青云宗的弟子在见到云楼后能杀上来,只要他们进了云楼,他们马上就可以跑路。

可一蓝光剑影呼啸飞上来,不等接近山崖,陈深刚看清飞上来的是鼠脸男的大哥付师兄,就见付师兄让几道刀芒缠住。

片刻之后,他身死道消,化为一阵血雨。

托付师兄的福,很多人看到了云楼,越来越多的刀芒向云楼招呼。

白芷顾不上擦额头的汗水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陈深毅然回头,“退,退出去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